Wikia

禁忌的戀情~不被允許的兩個人~ 维基

園部惠介1st Story-第4話

Comments2
130个页面创建
于此维基上

简体 | 繁體

回主頁面 | 上一話 | 回園部惠介1st Story目錄 | 下一話

劇情1

漆黑一片.png











修太之前都沒有這麼粗暴過,但今天卻和平時的他不同。

義理:「不要!不要這樣!」

正當我覺得沒法反抗的時候,突然,抓住我的手腕鬆開了。

修太:「幹、幹什麼!?」 義理:「哎…?」
小島修太的車-駕駛席.png











我睜開眼,駕駛席已不見修太的身影,車門敞開着。我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看到哥哥站在車外。

惠介:「沒事吧!?義理?」 義理:「哥、哥哥…」 惠介:「好了,快點從這種車上下來。」

他說着將手伸給我,我被哥哥溫柔地牽着,從修太的車上下來。

街道一.png











修太:「你這傢伙!幹什麼啊!?」 惠介:「你這傢伙才是,想對我的妹妹做什麼!?」

修太和哥哥在車外互相怒視着。

修太:「與你無關!走開點!」 惠介:「對園部家的人出手,你以為這樣就能算了嗎?」

義理:(哥哥說我是園部家的人…)

『嘟、嘟!!』…

二人在道路正中推推搡搡,而後面的車輛發出更大的喇叭聲。

義理:「夠、夠了,你們都住手!」

我擋在他們二人之間。

修太:「讓開!我一定要揍這傢伙!」 惠介:「那試試啊!我馬上把你被打趴下!」 義理:「我說了住手!」

劇情2

我總算分開這二人,但他們還是繼續互相瞪着眼睛。

惠介:「你這下明白了吧!義理,這傢伙果然是個沒用的男人!」

修太:「開什麼玩笑!要不是你怎麼會變成這樣!」 惠介:「要不是我?什麼意思?」

義理:「夠、夠了!修太,你今天先回去吧!」 修太:「哈?今天的預定怎麼辦?」

義理:「抱歉… 拜託了…」 修太:「嘁… 你就只會道歉嗎?」 義理:「…」

修太瞪了哥哥一眼,坐上車。

惠介:「等等!你剛才那話是什麼意思!?」

像是想要蓋過哥哥的聲音似的,修太以一種粗暴的方式開車疾馳而去。

惠介:「可惡… 喂!什麼叫要不是我,這是什麼意思?」

義理:「總、總之,先離開這裡吧…!」 惠介:「… 上車。」

在一片刺耳的喇叭聲中,我坐上哥哥的車,哥哥駕着車,表情比平時更加嚴峻。

園部惠介的車-駕駛席.png











惠介:「真是的!你都在幹什麼啊?要不是我正好經過,你豈不是在道路正中被侵犯了!?」 義理:「…」

惠介:「我說過了吧!?和那樣的男人交往,簡直是給園部家丟臉!」

對於哥哥的話,我無言以對。

義理:(可能確實像哥哥說的那樣,但是…)

劇情3

惠介:「… 你有在聽嗎?」 義理:「哎?嗯、嗯…」

惠介:「還有,那傢伙剛才對我說『要不是我』什麼的,究竟是怎麼回事?」 義理:「那是…」

我不把自己給修太是因為哥哥… 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,我無法跟哥哥說。

義理:「沒什麼,只是因為你壞了他的事所以覺得不甘心吧…」 惠介:「真無聊!回去吧!」 義理:「嗯…」

之後哥哥再沒有開口,我繼續凝視着窗外流過的風景。此時,我忽然想起哥哥對修太說的話。

因為想問問這件事,所以開口和哥哥搭話。

義理:「那個…」
1. 關於他說我是園部家的人的事情

有待更新

2. 關於他說我是他的妹妹的事情
義理:「剛才,你說我是你的『妹妹』了吧…?」 惠介:「那又怎麼了?」

義理:「我只是在想你是不是還把我當作妹妹…」 惠介:「難道我們有什麼別的關係嗎?」

義理:「嗯… 也是啊…」
3. 關於他說要把修太打趴下的事情

有待更新

惠介:「別誤會!我幫了你不是因為你重要!」 義理:「哎…?」

劇情4

惠介:「你也算是園部家的人,大白天的要是讓男人侵犯了,傳出去要怎麼辦?」

惠介:「我不是為了保護你,而是為了保護園部家的聲譽。」 義理:「這樣…」

可能確實是這樣吧… 但是,看到平時總是冷靜的哥哥露出那種拼命的表情… 我就覺得他不只是為了維護體面。

惠介:「總之,你也太不注意了,不要再惹出那樣的騷動!」

義理:「什麼不注意啊… 男人要是來真的,女人有什麼辦法啊…」

惠介:「問題在於你的行為才導致了那種狀況出現。」 義理:「…」

惠介:「要是不想再發氐那種事,就不要輕易地上那傢伙的車!」 義理:「嗯…」

不知是不是因為我老實認錯,哥哥沒再多加責備我,默默地開着車。

義理:(氣氛好凝重啊… 但是,這可能是哥哥好好談談的機會…)

義理:「… 我可以問個問題嗎?」 惠介:「問什麼?」 義理:「哥哥為什麼那麼討厭我和媽媽?」

惠介:「我說過很多次了吧,我怎麼會接受想要侵佔園部家的人?」 義理:「就這樣?」

惠介:「你想說什麼?」 義理:「那討厭我們的理由呢?」 惠介:「…」

哥哥思考了一會兒,凝重地開口說道。

惠介:「那是… 你們母女來我家後不久的事…」 義理:「嗯…」 惠介:「我看到了那個女人的本性。」

義理:「哎…?」 惠介:「那個女人化着沒品位的妝,和不認識的男人一起走出旅館!」

義理:「那個女人是指…?」 惠介:「當然是你的母親了!結婚後還沒過幾個月,那個女人就背叛了爸爸!」

義理:「…」 惠介:「爸爸雖然有時很嚴厲,但他本來是個溫柔的人。」

惠介:「自從母親去世後,他專注於工作,漸漸失去了笑容…」

惠介:「在這時,爸爸和你的母親認識了。第一次見面時,我覺得她是個又漂亮、又溫柔的人…」

惠介:「現在想起來,那是因為當時還是孩子的我不懂得看人。」 義理:「…」

惠介:「園部家的人都不喜歡那個女人。但是,看到漸漸找回笑容的爸爸的我…」

惠介:「聽到他們結婚的消息,還是獨自投了贊成票… 不過,好景不長!」

惠介:「我記得當時還是高中生的我被深深地傷害了!」

劇情5

義理:「這件事,爸爸他…」 惠介:「當時我說不出口,爸爸好不容易從母親的死中恢復過來,重振精神…」

惠介:「要是告訴他那個女人的真面目,爸爸可能再不能從打擊中恢復過來了…」 義理:「…」

惠介:「但是… 果然當時還是應該告訴他的!要是我早點忠告,爸爸受的傷害也會少一點吧!」

惠介:「那個女人一旦攀上合適的人,就會漸漸削弱宿主,如同蛭一般,而你是那個女人的女兒…」

義理:「我、我和母親不同…」 惠介:「我本來也這麼想的…」

惠介:「你雖然有些地方比較頑固,但我一直相信你有顆純潔的心… 直到那晚,我看到你說出那種話!」

義理:(果然還是因為那時的事…)

惠介:「我被你們母女騙了!這要讓我怎麼接受你們!」

『嗙!』…

哥哥像是在發洩怒氣般大力踩下剎車,狠狠地瞪着紅色的信號燈。

義理:「哥哥,你果然是誤會了…」 惠介:「誤會?怎麼回事?」

就算我說那天晚上,我是為了敷衍德大寺先生,才做出那副樣子,哥哥也不會相信吧!這樣的話乾脆…

義理:「我… 還是離開園部家吧!」 惠介:「哎…?」

哥哥將目光移向我,等待着我的下一句話。

Copyright© 2012 M & A Online (M&Aオンライン) & Very Good Inc. (株式会社ベリーグッド) All Rights Reserved.

更多维基

进入随机维基